read

References

Citekey: @zhu13xue

祝智庭, & 沈德梅. (2013). 学习分析学:智慧教育的科学力量. 电化教育研究, 5, 3.

Notes

Highlights

LA 在国际上被称为是 “自从学习管理系统 (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, 简 称 LMS) 问 世 以 来 , 教育技术大规模发展的第三次浪潮”。 [8] (p. 1)

第四,LA 起源于其他几个已经相对成熟的领域,如 商 务 智 能 (Business Intelligence)、 网 站 分 析 (Web Analysis)、 学 术 分 析 (Academic Analysis)、 行 动 分 析 (Action Analysis)、 教 育 数 据 挖 掘 (Educational Data Mining)、运筹学(Operational Research)[19][20]以及社会网络 分析(Social Network Analysis)等。 (p. 2)

二、学习分析学研究的缘起以及相关技术 (p. 2)

第一个原因是大数据(Big Data)的出现。 [10]Greller 和 Drachsler 认为学习分析学的起源在于网络大数据 的出现,包括政府类数据。 [11] (p. 2)

Siemens 认为, 与 LA 密切相关的是学术分析学 (Academic Analytics, 以下简称 AA)和教育数据挖掘。[21] (p. 2)

第二个原因则可以归结为在线学习或者教育技 术的发展。 [14]随着教育技术的发展,在线学习成为传 LA(学习 统学校教育和终生教育的一个重要模式。 (p. 2)

defition
把LA和智慧教育捆绑在一起有意思吗?什么是智慧教育???!! (p. 2)

第三个原因则与教育机构自身对数据的需求有 关。 (p. 2)

四、LA 的设计研究框架、资源 过程模型及重要环节 (p. 3)

Cooper 采纳了 Davenport 等对“Analytics ”能够阐释和 回答的问题的总结,[25]并根据其时间线(过去、现在、 将来)和回答的深度(信息型、洞悉型)对问题作了归 类。 [26] (p. 3)

issue
这完全不是对学习分析学的分析啊! (p. 3)

Greller&Drachsler 根据他们对学习分析学现存文 献的梳理, 提出了具有六个纬度的 LA 通用设计框 架,即关益者(包括学生用户、教师用户等)、目标(包 括使用数据的目的,如预测等)、数据(包括受限数据 和公开数据等)、工具(分析数据的依据,包括教学理 论等)、外部限制(如用户隐私)、内部限定(包括分析 解读数据结果的能力等)。 [28] (p. 3)

Elias 认为电脑(软硬件技术)、理论、人员和 机构构成了 LA 的四种技术资源,同时也成为 LA 的 核心。 [34] (p. 4)

Blog Logo

Bodong Chen


Published

Image

Crisscross Landscapes

Bodong Chen, University of Minnesota

Back to Home